快捷搜索:

警察怎么办?香港穷的只剩下暴力了!!

刚刚过去的周末,暴乱继续袭港。
周六港九多处爆发连场非法示威,周日又有人发起所谓“七区行街反警暴”的示威活动,以“行街”为名,占据多个大型商场非法集结,并破坏商场和食肆,与警方对峙到深夜。
黑衣人非法活动期间,太古更爆发血战。
一名怀疑不满黑衣人扰民的灰衣男子,情绪失控,持刀袭击黑衣人,随后他被人包围“私了”,混乱期间灰衣男子抱住东区区议员、“泛民派”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,并将他的左耳咬掉。在场众人把他们分开后,灰衣男子被数十人围殴、拳打脚踢致头破血流。

“香港穷得只剩下暴力”,警察怎么办?
“香港穷得只剩下暴力”,警察怎么办?
事件整个过程十分血腥,至少5人受伤送到东区医院,其中两人危殆,赵家贤早前已进行耳朵接驳手术,情况稳定。
据了解,该怀疑袭击他人的灰衣男子是公立医院精神科的病人,有精神病历,也曾有暴力纪录,他于今年9月复诊见医生时并无异样。
而针对近期不断升级的暴力和“私了风”,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今日在网上直播的警方发布会上表示,过去几个月香港穷得只剩下暴力,期望社会不要对此麻木。
此外,由上周五开始,警方共拘捕325人,年龄介乎14至54岁,涉嫌非法集结、藏有攻击性武器等罪名。
卷入的人越来越多,暴力何时是个头?“止暴制乱”真的遥遥无期吗?香港怎么办?警察怎么办?
带着这些问题,深圳卫视&直新闻客户端记者再次专访了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。
“香港穷得只剩下暴力”,警察怎么办?
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
以下为专访文字实录。
深圳卫视&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最近暴力行为中出现很多“私了”现象,有人说在合理情况下允许“私了”,您怎么看?
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:首先讲“私了”,绝对是犯法的,绝对不应该在香港社会出现的。香港发展这么多年的司法、立法这个体制里,香港人应该是守法的。
“私了”代表香港社会出现了问题,就是很多人不守法。这个行为最初是什么时候发生,让香港人有这种错误的观念呢?我认为是2014年“违法占中”的时候,有人提出了“违法达义”这种荒谬的思想。由那个时候萌芽,到今天有大量暴徒“私了”,使用武力残害别人、严重伤害别人去达到政治诉求,这就能看得出当年宣扬“违法达义”的人,他们那种罔顾香港治安、只顾自己政治利益的不负责任的想法。
深圳卫视&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周末看暴力分子的行动升级了,警方执法方面有没有什么应对措施?
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:很明显,现在这一班暴徒用的手段更加残忍,更加暴力,甚至增加了更多的致命武器。让人难过的是,香港社会应该一起去谴责这样的暴力行为,而不是针对警察使用的是什么武力。警方一定要继续坚定使用适当、适合的武器,并将这些人绳之以法。我相信只要警队坚定地将这班人拘捕,止暴制乱就指日可待。而且只要香港市民支持警队执法,这个场面会受到控制的。
“香港穷得只剩下暴力”,警察怎么办?
“香港穷得只剩下暴力”,警察怎么办?
警方检出过百支汽油弹及多件攻击性武器
深圳卫视&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为什么五个多月了,暴力程度反而愈演愈烈?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隐患影响?
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:我相信某些人发现自己的政治诉求不能达到目的,当然有所谓的“五大诉求”,当中有些根本是违法的,不可能实现的,他们达不到目的、所以要提升武力层次。这个可以凸显他们是走投无路了,唯有用暴力去表达他们的不满。所以香港警队应该坚定将这班人拘捕、送上法庭。由法庭确认他们犯罪的暴行,给出合适的惩处。我们看到有很多人质疑,惩处有没有问题,为什么没有阻吓的作用。希望大家向司法部门、尤其是法庭方面反映我们的忧虑。因为刑罚必须是有效的。
如果刑罚没办法阻止暴徒继续犯法,这个刑罚就是失效的,或者反映了某些判决是不合适的,或者没有达到效果。这些其实让我前线的警员同事都感到很忧虑,或者失望。因为是司法制度确立了香港治安的基石。维持治安除了是警察的责任,其实司法才是最重要的基石,如果司法没作用,警员在前线怎么去执法呢?怎么去拘捕犯罪分子呢?都没办法确保香港治安稳定,也达不到止暴制乱的效果。所以我们听到朋友、警队内部同事都对法庭作出的判决感到忧虑和不满。我们都期望运用这个这么久以来的持平制度、继续发挥过往稳定的作用。我们对这个制度也应该要有信心。
我在基层接触了很多市民,很多人都是支持警察的,也都支持不应该再有暴力行为出现。但大家都是沉默。愿意出来谴责暴力的又受到欺凌、恐吓,包括我自己,还有很多同事被起了底,家人受到威胁,甚至在网上说要帮你“装修”、好好“修理”你。这些黑社会式的恐吓行为,让很多市民害怕,担心出来说一句话就可能受到袭击。我自己认为,不能向这些恶势力低头,这些恶势力、暴乱和我们在60、70、80年代,警队所针对的有组织犯罪分子有什么分别呢?没什么分别,手法上都没什么分别,之前他们惯用的恐吓、刑事毁坏、伤人等手法,就正是现在暴徒们使用的手法。
“香港穷得只剩下暴力”,警察怎么办?
香港理工大学讲师陈伟强遭学生围堵辱骂5小时
深圳卫视&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您刚才说到的回归前黑社会比较猖獗,但如今的香港是一个繁荣文明的社会,为何会出现法治倒退的现象?
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:这个倒退现象很令人忧心。我们见到大部分作出这样行为的暴力分子,年龄层由16、7岁到30几岁,这个年龄层占据了大部分。反映了香港的核心价值观已经变了。法治、稳定、守法,这些概念已经不再,背后反映了教育出了问题。这个年龄层就是香港回归后实施通识教育、淡化了国情教育和公民责任教育。你看到大部分的大学生,都认为自己有政治使命,而不集中在自己的学业上,甚至以身试法,自己破坏治安而去表达一些人的“政治理想”。
其实这是很可悲的,过往香港教育只教出了一群只讲利益、只讲“政治”而不讲良知和公民教育的人。我期望香港政府能够在教育上做出改革,尤其是公民责任的培养上。虽然忧虑,但这个现象也是可以解决的,只要香港政府进行一个全面性的改革。这代人的想法已经是这样了,我们不希望下一代人也仍然用武力去解决问题。这个在文明社会里是不应该出现的。希望港府特别是教育局能够认真拿出一些改革方案。
深圳卫视&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暴力行为持续了五个月,目前警方会不会有些战术上的应变?对于这种随着时间而越来越有组织性的暴力行为,警方能应付吗?
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:我对警队仍然很有信心的。警队在这几天都拘捕了几百人,我相信警队的策略是正确的,方法也是合适的。但我觉得政府是不是要真正地考虑一下,要制止源头?所谓的源头,就是网上这些平台,当局能不能用合适的手法或合法的手段,将这些煽动教唆犯法的行为绳之于法呢?警队高层和政府是需要去找出源头的。
“香港穷得只剩下暴力”,警察怎么办?
深圳卫视&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这次暴力行为的特点就是反对派号称“无大台”,不像2014年“占中”可以直接抓到背后的指挥行动者。
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:这次暴力分子的手段比较暴力,而且用打游击的方式,这个确实给警队执法造成一定的困难。警队是一支庞大的队伍,调动起来速度可能没有这么快。这些日子警方行动也因应迅速了很多。
没有“大台”这个说法我绝对不承认、也是荒谬的。如果没有“大台”,暴力分子怎么可能如此迅速的从大埔到沙田,到九龙再到将军澳呢?你能看得到,这班最暴力的冲击分子,在一个地方生事惹祸放火,然后再去另一个区。这是一个听命指挥的行动,背后是有人指使的。
深圳卫视&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能查到大台背后指使者吗?
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:这个暂时不能透露细节,也有很多朋友问过我,我只能说警方是能掌握到的,给警方一点时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