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另类香港 九龙史

很多人一听到“黑社会”三个字就不寒而栗。其实,并没有过于害怕的必要。黑社会只不过是社会灰色地带,没有规则环境下,自然生发出来的一种新规则,全世界皆然。看过南非电影《黑帮天堂:耶路撒冷》(Jerusalem)的人,就会明白这个道理。一座没人管的大厦,总会招来重新制定规则的势力。烂规则起码也是规则,总比没规则好。在黑社会的“保护”下,总比无序状态好。
这种状态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早年的香港传奇:九龙城寨。
“另类香港史”,九龙城寨
如今九龙城寨已不复存在了,但“九龙城”的名字留了下来。在启德机场(1998年停用)的年代,九龙城很是热闹。而九龙城寨,则更像是一个神话。
九龙城寨或许可以称为“香港的克什米尔”,它最早出现于清朝割让九龙给英国时。当时清廷要面子,不肯把清政府驻九龙的办事处撤走,要求成为相当于领事馆的处所,城墙耸立。英国政府同意了,于是这片面积仅有0.026平方公里的土地,成为清政府在英属香港的外飞地(Exclave)。1890年7月17日,李鸿章途经香港会面当时的港督卜力时,还宣示主权重申了这是大清的领土。
但是,1912年民国建立,九龙城寨突然变得尴尬起来——大清亡了,民国政府没有续派官员到任,港英政府也不接手——九龙城寨成了“三不管”区域。
“另类香港史”,九龙城寨
二战时,日军攻占香港,把九龙城寨的城墙拆毁。战后,虽然民国政府的官员曾经去过九龙城寨宣示主权。但是,由于九龙城寨地处香港,所以民国政府实际是没有治权的。九龙城寨也在此期间,变得几无人烟。
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次年香港人口暴增186%,土地和住房问题颇为紧张,九龙城寨又迎来了新的住户。人一多,就变得有市场起来。政府既然不管,那么黑社会就顺理成章地管了起来。不多年,九龙城寨就沦为“黑帮天堂”,色情场所、赌档、鸦片烟馆、海洛因馆、狗肉食堂应有尽有。
城寨的人白天到市区上班,晚上回到城寨,这种情形简直太“小说”了。更离奇的是,由于人口不断增长,违章建筑越来越多,越盖越高!1987年政府决定清拆九龙城寨时,城寨里居然住了超过五万人。以城寨面积0.026平方公里推算,城寨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923077人,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。住在城寨的人,多是不同岁月从内地来港的新移民。他们每个人,都怀揣自己的“香港梦”,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奋斗,从社会底层跻身中产甚至上层。
九龙城寨的传奇在于,它是那么显著地存在于人们的视觉盲区——香港没有人不知道城寨的存在,而大多数香港人从来没有去过城寨。据说,在九七回归前搞定九龙城寨是中英两国的默契。所以,1993年即将离开香港的港英政府出动5000警力,将九龙城寨夷为平地。那段时间,电视上天天在播清拆城寨的警民冲突。有一位6岁被卖到城寨做童妓的60岁老妇,在最后一刻宁死不走,自杀殉城。背后的辛酸让人欲哭无泪,一辈子在这里度过,出了城寨要她怎么活?
九龙城寨是黑社会的天下,但黑社会全是坏人吗?不见得。我一直相信那句话:看得出是坏人的,肯定不是真正的坏人。恰如台湾相声《蒋先生,你干什么?》里所说的:“真正的坏人外表是完全看不出来的。仪表堂堂,说话头头是道,人面广、关系好、交际手腕高,随时随地把法律两个字挂在嘴巴上。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,所以我可以弄法、玩法。”
话说九龙城寨清拆前,倒是有不少外国人非常重视。面对清拆后的九龙城寨,美国漫画家Troy Boyle曾经说:“我宁愿他们当年拆了埃及金字塔。”有一队日本探索团,获准进入九龙城寨一周时间。他们手绘了大量的图册,把城寨的每个细节都记录了下来。前几年,位于东京附近的川崎仓库游戏机公园复原了九龙城寨。
“另类香港史”,九龙城寨
如今,真正的九龙城寨变成了公园,走过路过的行人完全不知道这里曾经是怎样的人间;而想要领略城寨风景的人,只好飞去岛国邻邦。可惜,那个复制品是个没有灵魂的空壳。没了香港人,九龙城寨便不是九龙城寨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